上观新闻:“最美拇指”推起“中医外交”,这个推拿教授的“桃李”“粉丝”遍天下

时间:2018-02-03浏览:140


20180202日   记者:徐瑞哲

原文链接:https://web.shobserver.com/wx/detail.do?id=78905


李征宇碰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医生甘吉,聊起来: “你知道吗,针灸推拿可以大量替代阿片类药物。”这话切中要害,让对滥用镇痛药表示担忧的美国人一听就兴奋起来。甘吉医生表示愿意“以身试法”,抬起他右手的“鼠标肘(Mouse Hand)”。


 “过完年,下学期,就要用英语查房了。”在上海中医药大学,八年制临床专业20多名学生,最近刚通过“推拿治疗学”专业术语课考试,而更考验实战能力的中医英语临床实践正等着他们。这门课的主讲老师、上海中医药大学李征宇教授说,已经安排好他熟悉的老外来当“病人模特”,“学中医不能只给中国人看病”。

医学生们对李老师翘起大拇指,不仅因为他近30年来拥有全英语讲授中医课的独门绝技,还因为他惯用“最美大拇指”、施以“一指禅”等推法,在课上课下的“一推一拿”中手到病解。校园内外,这位英语圈里的中医红人传播中国传统医学文化,让留学生、外籍医生乃至国外领导人爱上国医,“桃李”“粉丝”遍及天下。

中医桃李”墙内香

李征宇年近六旬,家学跨界医学与外语,母亲是原上医大教授,太太则是现复旦上海医学院英语教授。他本人在上海中医大连读“本硕博”,成为推拿专业全中国第三位博士,最初在岳阳医院为外宾问诊,兼做翻译。十多年前,中医大中医专业始开英语方向,李征宇受邀成为开班教授,之后从教为主。从留学生学历班到暑期来华短修,这位推拿治疗教研室主任是对外中医教学的“创始人”。

身高186厘米的冯瑞,是个热爱运动的德国女生,有时甚至踩着滑板车进教室。在李征宇每周一次面向留学生开设的中医班上,既有中亚、南亚同学,也有欧美同学,冯瑞经常自告奋勇做“模特”,请李征宇老师“现身说法”,解决肩颈腰腿痛。李征宇也对冯瑞的“毛病”了如指掌,“人高好动,一般情况下腰会不太好”。

那一天,冯瑞不像往常那样“飘”进教室,整个人精神不好、脸色苍白。李征宇“望闻问”后,就推测她游泳受寒、例假痛经。在众人对李老师的神奇“断案”能力表示惊讶时,李征宇已让冯瑞抬起小腿,在“三阴交”以及“次髎”穴位运用“一指禅”。短短几分钟,冯瑞便气色缓和。

  “桃李”墙外而来,墙内却香。李征宇课堂上,有的学生常举手,“老师,我也有这病”;有的学生则下课不愿走,等着教授“妙手”;还有留学生,主动提出跟师出诊。天气冷,李征宇在推拿示范前,总是先将双手搓热再做动作。从腿部“三阴交”疏经通络,到腹部中脘穴健脾消食,学生们上完他的课带着精气神,开开心心去食堂吃饭。

如今,李征宇开课后最早一批中医双语人才已学有建树。他的七年制临床学生肖彬留校当讲师,成了教研室年轻接班人之一,在每年全校英语教学竞赛中当仁不让拿下头名。他们的针灸推拿学双语教学团队,完成上海市第三期本科教育高地建设(针灸推拿学)子项目建设,成为上海市教委全英语示范课程。

 “中医外交”也要“推”

一次在美国,李征宇碰到美总统特朗普的私人医生甘吉,聊起来: “你知道吗,针灸推拿可以大量替代阿片类药物。”这话切中要害,让对滥用镇痛药表示担忧的美国人一听就兴奋起来。甘吉医生表示愿意“以身试法”,抬起他右手的“鼠标肘(Mouse Hand)”。李征宇也用右手的“㨰法”为他推了10分钟,让甘吉连呼“好多了好多了”。

眼见为实、立竿见影,是李征宇在中医药国际化过程中打遍天下的拿手好戏。在弗吉尼亚州,上海中医大与上药集团以及美国医疗集团商讨合建中医药海外中心。听说美集团公司的第三号人物“脖颈不舒服”,李征宇不失时机推介中医,请他来到会场之外,搬来一把靠背椅……“㨰法”加之“一指禅”,8分钟之后,这位老总不仅感叹“换了个人”,而且对中医药中心点了头。

更多场合,“中医外交”正是公共外交。在苏州,中国-中东欧国家卫生部长论坛开幕式后,捷克总理索博特卡在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陪同下,体验了李征宇教授的颈部一指禅推拿,惊呼仅靠简简单单的双手操作竟有如此神奇疗效。会后,中捷双方达成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卫生合作促进联合会、中东欧国家医院合作联盟等新成果。

有时候,中医药国际传播还需据理力争。2016年以来,李征宇应邀参加世卫组织(WHO)发起的中医推拿技术操作规范和中医术语标准修订工作,作为中医推拿部分的负责人。在参加国际标准化组织(ISO)会议时,面对韩国专家对于“中医”应翻译为拼音“Han”医的建议,这位世界中医药联合会手法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正本清源、有礼有节,坚持译文中Chinese medicine的地位,“因为这关系到学科前途命运”。

推拿在甲骨文中就有记载,从“黄蜂入穴”到“打马过天河”,各种手法的翻译需要反复推敲“信达雅”。李征宇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,事实上,“推拿”一词也经历多个不同“译名”,他对“Massage(按摩)”的译法一直坚决反对,而比较认可“中国传统手法医学”类似提法。生活中,李教授直接参与上海外语频道“养生东西方”多期节目录制,“其实‘Tuina’也将像‘YinYang’‘Qigong’等一样,直接被世界接受并流行开来。”

 “中医种子”海内外

桃李争妍海内外,双双巧手济天下,传承中医药绝非一人之事。每年,学子们来沪求教李门之下,而他们也成为更多“种子”播撒全球。

40多岁的塞尔维亚人沙萨就是其一。沙萨酷爱中国武术,曾是欧洲太极拳冠军,在其首都贝尔格莱德设有“武协”。习武之人,跌打损伤难免,如何也用中国方法解决?一年暑期学校,他慕名来到中医大学习推拿“功夫”。短短一周课程后,沙萨便深感兴趣,有意到此长期留学读研。

同时,李征宇也接受他的邀请,在暑假前往贝尔格莱德开设中医讲座。一个月左右,李教授的课从小课变成大课,甚至吸引在欧的南拳海外传人前来听讲。课上,十来个铁杆粉丝每次必到,其中沙萨太太也跟着学医,他们的武馆从此成了中华武艺医术的一个根据地。

较为年长的留学生周安,则在美加开有诊所,擅长“按脊疗法”,也就是美洲传统的手法医学,利用影像学对脊椎错位等进行“整骨”。他脱产5年,来华“领教”推拿。其他专业的老师说:“这个光头医生有点傲,挺难搞。”李征宇课上种种专有名词,常请周安来进一步解释;他示范“手上功夫”服人,也让周安理解何谓“伤筋动骨”。周安发现,中医推拿在软组织中独具效果,还具有不小的内科、妇科疗效,于是回国实现了“中西医结合治疗”。

 “摸接端提”之间,中医人轻敲素手不忘本初。李征宇至今坚持每周两次在岳阳医院名老中医专家门诊,“没有临床,不但推拿功夫会减退,也讲不出有生命力的课。”但有一次他临时接到接待任务,为避免老患者们白跑一趟,即刻给患者一一发去信息,还第一时间嘱咐医院挂号处协调。因为,他从不吝啬将自己的手机号、微信号告诉患者,经常通过电话和微信不厌其烦及时解答病患问题。学生们都记住他的老话——“我们中医看的是病,更是人”。



返回原图
/